南京离婚律师
您的位置:南京离婚律师>婚姻法规 > 离婚夫妻能否提起公司股权之诉 >

离婚夫妻能否提起公司股权之诉

作者:  来源:南京离婚律师  时间:2018/8/22 16:42:00

文章导读:仳离伉俪可否提起公司股权之诉1990年12月,原告周某与被告邱某挂号成婚。

仳离伉俪可否提起公司股权之诉 1990年12月,原告周某与被告邱某挂号成婚。

    

2001年11月26日,原,被告及案外人陈某配合出资建立了一家结合农机贩卖有限公司(下称农机公司),个中原告出资25万元,被告出资35万元,陈某出资35万元。

    

2002年1月18日,原,被告因情感不和到某县民政局挂号仳离,两边签有仳离协议书一份,对家具,家电,存款,住房,子女扶养等问题均作了约定,该协议对农机公司的产业未予涉及。

    

2003年1月8日,农机公司召开第一次股东会决策,接头决定陈某将所持公司股权以等额股本金35万元转让给被告邱某,包括原告在内全体股东均具名赞成。

    

2003年1月10日,生意两边就上述股权转让管理到工商部分管理了变动挂号手续,并继承谋划运作。

    

现原告认为,陈某用于出资的35万元是向原,被告匹俦所借,2003年1月10日陈某转股,是以等额股份抵偿了其所欠原,被告的债务,但未提供响应证据。

    

原告认为该35万元股份是其与被告挂号仳离时未予支解的产业,请求法院确认其对该35万元股份享有50%的股权,并要求与被告予以支解。

    



[评析]

笔者认为,原,被告挂号仳离时,两边通过同等商议对家庭配合产业已举行了支解。

    

农机公司虽然建立于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时代,但除原,被告是该公司的股东外,还还有陈某参股,故农机公司的产业不能仅仅视为原,被告伉俪关系存续时代原,被告的配合产业。

    

2002年1月18日,原,被告协议仳离时,两边均明知农机公司的产业状态,但在仳离协议中对该部门产业未予涉及,该当视为两边均赞成维持农机公司其时的产业状态,今后农机公司亦根据原状继承谋划运作。

    

2003年1月8日,陈某将其向公司的出资所有转让给被告时,包括原告在内的全体股东均具名赞成,嗣后又管理了工商变动挂号手续,故农机公司的股东之间已经根据《公司法》的规定举行了出资转让,并依法管理了响应的变动挂号手续。

    

原告与被告之间就农机公司产业产生的争议该当属于股东之间的权益之争,各股东在公司享有的股权比例和占据产业状态,该当依照《公司法》的有关规定予以调解。

    

现原告要求支解伉俪配合产业,主张占据被告从陈某处转让取得的股权二分之一,无法令依据,其诉讼请求不该获得支撑。

    



原告若有证据证实陈某用于出资的35万元是其与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时代的伉俪配合债权,并将陈某与转让出资等额的股本金视为原,被告仳离时漏掉的配合产业处置惩罚,即请求变动或者打消仳离协议中关于产业支解的条款,增补主张支解该35元转让金,原告亦该当于转让举动产生之日起一年内提出请求。

    

而原告于2005年1月6日才以"伉俪挂号仳离后的产业纠纷”为由向法院提告状讼,已经凌驾了法定的一年除斥时代,其诉讼请求法院亦难以支撑。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诠释(二)》第八条第一款,第九条第一款,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只能驳回原告要求确认其对上述35万元股份享有50%的股权,并要求与被告予以支解的诉讼请求。

    



[法令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诠释(二)》第八条第一款 仳离协议中关于产业支解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仳离就产业支解告竣的协议,对男女两边具有法令束缚力。

    



第九条第一款男女两边协议仳离后一年内就产业支解问题反悔,请求变动或者打消产业支解协议的,人民法院该当受理。

    



第二款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明订立产业支解协议时存在敲诈,胁迫等景象的,该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五条第一款 股东之间可以彼此转让其所有出资或者部门出资。